您现在的位置是:四川医学体检新闻网 > YY数据造假or浑水不懂秀场直播?

YY数据造假or浑水不懂秀场直播?

时间:2020-12-01 19:37  来源:四川医学体检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YY数据造假or浑水不懂秀场直播?

作者/小邓 陆然 蓝莲花

浑水做空YY的事情还在持续发酵。

一边是浑水报告对YY提出的质疑。比如数量众多的粉丝军团,几乎都是靠YY内部网络虚拟机器人(贡献50%的礼物)、外部虚拟机器人,以及主播刷礼物所产生。因此,浑水断定,YY直播业务90%发生的都是欺诈行为,YY的国际直播业务Bigo也是如此。

受到这份报告的影响,YY股价下跌一度接近30%。

而另一边,YY也在官网上行公开表示,做空报告包含大量错误的信息和陈述,以及误导性结论,而浑水的质疑是因为不了解整个直播行业的商业模式。为了展现公司对长期前景的信心,YY将继续执行3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

此外,为了显示公司强大的现金储备,除公司董事会此前于2020年8月批准的季度分红政策外,今晚(11月20),YY董事会还批准了一项未来三年的额外季度股息政策,预计现金股息总额约为2.00亿美元。

潜台词是,公司很有钱,不惧做空报告。

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YY数据造假,还是浑水不了解秀场?这件事情似乎陷入了罗生门。

不过,能确定的是,在中国秀场直播领域,不管是公会还是主播,刷数据是个不公开的行业秘密。如果YY大部分业务都来自于虚假的机器人刷数据,那么,YY财报里的现金储备该怎么解释呢?

或者说,浑水如果真想做空YY,应该重点核实YY财报里的现金来源和流向,是否来自于用户打赏,而非单纯分析打赏的业务模型是否存在漏洞。毕竟像浑水这样的美国精英机构,可能很难想象粉丝会直接给主播支付宝转账这种事情发生。

这已经不是浑水报告第一次遭到专业性方面的质疑了。此前,浑水联合另一家机构一起做空爱奇艺,也被指不专业。但不管怎么样,能够引发上市公司的股价波动,产生价差,浑水就已经赢了。

展开全文

浑水报告称,YY是一个由机器人构成的虚拟王国

早在一年前,浑水就开始着手准备这份报告。他们搜集来YY在2019年11月27日到今年2月4日间的数据,分析了多达1.156亿笔打赏,并对平台的主播、用户和运营人员进行大量访谈。

报告指出YY的海外直播产品Bigo仍有一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国内,而他们认为Bigo在国内的业务基本完全是假的。甚至,在YY公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中,国内业务收入占到Bigo总收入的13.4%,这部分也存在欺诈。

光是为了验证“YY直播业务收入存在欺诈性”,浑水就使用了三种证明方法:

比如,是追踪大约10万名付费用户的手机ID,发现其中大约一半用户是虚假用户;在新冠肺炎导致的武汉封城期间,对IP地址位于武汉的96名付费用户进行调查,通过IP地址的非正常变化以及这些付费用户的移动设备标识(IMEI)得出其中87.5%的用户为虚假用户。

其中有个案例是,是抽取了主播“摩登兄弟”的96个付费粉丝后,发现其中97.9%的粉丝是假用户。观察发现即便摩登兄弟有两天并未直播,仍有虚假用户不断向他打赏礼物。

王杰早年是YY上一家公会的创始人,他告诉剁椒娱投,平台刚刚起步的时候,往往通过作假流量来吸引更多公会和主播入驻。

“2016年之前还好,但是此后,直播成为风口,大量资本涌入,公会竞争加剧,是的各方借此圈地,数据造假比例也逐渐被推高。最近几年,短视频大火,而直播平台热度降低,使得直播平台的数据造假行为更加猖狂。”

浑水声称,为了推算出YY收入的造假比例,他们使用了第三方数据平台小葫芦中的数据与YY的公开数据进行比对。

比如他们追踪了2019年12月里9.6432万个YY直播打赏用户的情况,发现其中有300个用户的账户和YY内部使用相同的服务器、有1.0606万用户的移动设备标识来自于YY、有1.3145万用户的移动设备标识来自于公会。

也就是说,在这些打赏用户中,有24.9%的用户是虚假用户,而他们累计打赏的金额占到该月YY总打赏收入的48%。

与此同时,据欢聚时代此前公布的消息所示,2018年五家头部公会(娱加娱乐、话社、舞帝、心悦、中国蓝)给平台带来11亿元收入,但是从他们的征信报告中显示,这五家公会的累计收入仅有1.563亿元,其中的收入欺诈性高达85.9%。

剁椒娱投第一时间联系到娱加娱乐和话社娱乐的高层,前者表示不作任何回应,后者表示,“我们的数据很稳定,没有造假。”

YY反驳浑水不懂中国秀场直播

面对浑水的做空,YY在集团公告中随后做出了反驳,表示,浑水的报告存在错误性误导,原因是浑水不懂中国秀场直播生态。

事实上,在中国秀场直播领域,用户数量和打赏数据作假非常常见,甚至成为一种正常的运营手段。

特别是直播平台刚起步时,需要利用“虚假用户”作为老大哥,带头给主播送巨额礼物的方式,来促动其他真实用户的打赏行为,且礼物最后还是流回到平台中。这样的方式使得平台、公会和主播三方共赢,所以他们可以提前约定好,并协力合作完成这一操作。

在一位YY内部人士看来,浑水列举的案例和数据都立不住脚。

以摩登兄弟的案例为例,主播没开播也有人刷礼物很正常。比如,留一手生日的时候,除了生日当天直播的时候有人刷礼物以外,生日之后下播,依然有大哥隔天在他直播间刷礼物。

“还有很多粉丝直接给主播往支付宝里转钱,几万几万的转,特别是大主播。如果平台要造假,有人直播的时候刷礼物造假多好,人多,还能搞点画面感。为什么要在直播间没人的时候造假呢?”

在他看来,即便主播给自己刷礼物,也是正常现象。打排位赛的时候,主播给自己打榜刷礼物,一是为了带动直播间气氛,二是为了第二年做准备。因为拿到排位名次的主播能得到平台很多资源扶持。

比如,平台会出钱给排位第一名的主播拍很多短视频,并且分发在抖音快手等平台上进行运营。这样就让他们在YY这个平台之外的其他平台上,也有了其他流量来源,成为头部KOL,相当于在更大的圈层内扩大知名度。

目前就有YY上的大主播通过自己刷钱,在排位赛上拿到了名次,然后在抖音上也拥有200多万粉丝的案例。此外,拿到排位赛名次的主播还能在纳斯达克,广州塔等户外地广告位上露脸,也能受到各种晚会、盛典、影视综等节目的邀约。

“像浑水这样的机构,他是无法理解秀场打赏模式的,甚至很多国内的行业人员也不理解。花钱买面子,图什么呢?但对于直播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来说却很在意,我要有牌面。不理解这种模式的人都不是YY的目标用户,它的目标用户就是那些土豪大哥,特别是暴富的那种,文化水平不高,但是手里钱多到不知道该怎么花。”

更何况,直播领域的税收不低,为了避税,像娱加娱乐、话社这样的核心公会一般都有多个公司主体,浑水想要拿到这些公会签约的主播真实收入困难重重。

YY和快手在早年共享着同一批用户,二者的用户画像非常相似,像MC天佑一样,不少主播同时在YY和快手两端积累流量。

其中来自三、四线城市的用户占了大多数,大多数都是有大把时间的闲人,直播间不仅是他们的线上娱乐方式,也是他们的社交方式。这些用户的付费能力低,但付费意愿高,YY上有低价礼物,就是为他们所设计的。

同时YY也积累了从网游时代留下来的一大批土豪人群,他们大多数来自钢铁、煤油、农牧等实业集团,YY频繁的周星、月星、年度等活动,土豪、草根用户都不遗余力。

2012年,YY去纳斯达克上市以后,股价波动了很长一段时间,一位投资人曾评论道:“因为老外看不懂打赏到底是个什么模式。”

YY的生态和快手有些类似,在早年,都是由用户发明规则、创造规则,甚至发展出变现模式,因此除了YY内部生态的人,外界大多数都很难理解其模式。

YY数据有问题,打脸的是百度?

浑水做空欢聚时代的消息一经发布,投资者立即做出反应,欢聚时代股价一度大跳水,跌幅近30%,直至盘前略有回收,收盘时跌幅停止在26.48%。

在一位香港投行人士看来,一开始股价下跌的原因是,海外投资者不太理解国内直播行业的玩法,但国内投资人看完这份报告后,并没有超出大家对这个行业的认知,所以,从收盘时的股价变动也能看出来,投资人对欢聚时代的信心在逐渐提升。

不过,假设浑水做空报告为真,那么YY财报上的现金储备该作何解释?

况且,今年第三季度欢聚时代向股东支付了2500万美元的分红,并公布在未来三年内派息3亿美元。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欢聚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短期存款储备达244.697亿元。

“对于投资者而言,你的帐面上有充沛的现金,还能够给股东分红,这是体现公司现状的最好证明。”上述投行人士认为在公司雄厚的现金流面前,一份做空报告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快就会被消解。

那么为什么浑水还要选择做空欢聚时代呢?

上述投行人士分析到:一方面是YY海外的产品数据以及股价走势都非常好,从去年的50多块钱,涨到今年的90多块钱,股价翻了一倍,成绩显眼容易被做空机构关注到;其次是,像YY这样的互联网产品公司,比较容易找到数据方面的漏洞。

不管怎么说,在做空报告之后的第二天,YY的股价不但没有继续下跌,反而又有小幅上涨。而当天产生的股价波动,也让浑水有利可图。在整件事情中,最尴尬的角色可能是百度。

浑水在做空报告向百度喊话,我们对百度收购YY直播业务抱有疑问:未来百度会怎么做?百度真的想通过一个几乎全盘造假的业务来实现增长吗?当你用接近7%市值相等的现金,收购一个完全虚假的业务时,你的尽职调查哪里去了?尽调怎么可能没有发现如此大规模的欺诈行为?

有意思的是,就在今年6月,百度邀请前虎牙创始人古丰担任直播业务负责人,并搭建了直播中台。众所周知,虎牙是YY曾经同属于欢聚时代旗下,只不过,虎牙是从欢聚时代分化出去游戏直播业务成立的公司。

因此,要说在这起36亿美金的收购案中,百度尽调部门没有发现YY的问题,很难令人信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