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四川医学体检新闻网 > 全国“5G+工业互联网”建设项目超1100个 业内:还需探索更多新应用场景

全国“5G+工业互联网”建设项目超1100个 业内:还需探索更多新应用场景

时间:2020-12-03 12:10  来源:四川医学体检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全国“5G+工业互联网”建设项目超1100个 业内:还需探索更多新应用场景

每经记者 张蕊 武汉摄影报道 每经编辑 陈星

2020中国5G+工业互联网大会20日在湖北省武汉市开幕。

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在开幕式上表示,我国5G商用一年多来,已建设5G基站近70万个,终端连接数突破1.8亿,覆盖全国所有地级以上城市,技术先进、运行高效、资源集约的高质量5G网络正加快建成。

肖亚庆介绍,我国充分发挥5G赋能工业应用的技术特点和优势,推进“5G+工业互联网”融合创新。全国建设项目超过1100个,涌现出机器视觉检测、精准远程操控、现场辅助装配、智能理货物流、无人巡检安防等一系列应用成果。

“可以说,‘5G+工业互联网’在推动制造业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变过程中正迸发出磅礴力量。”肖亚庆说。

活动主会场

5G和工业互联网推动制造业全方位变革

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提高经济质量效益和核心竞争力。

中国工程院院士周济在主论坛上表示,制造强国、质量强国是工业化的主要任务,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是信息化的主要任务。5G和工业互联网将推动制造业全方位变革。

周济认为,“5G+工业互联网”是建设制造强国的关键支撑。智能制造、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制造,需要强大的“5G+工业互联网”赋能。同时,工业互联网作为一项赋能技术,20%的市场在消费端,80%的市场要在产业端,因此,“‘5G+工业互联网’更大的蓝海在智能制造和数字中国。”

被问及“5G+工业互联网”会给哪些行业带来颠覆性的改变,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徐晓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首先,工业互联网推动产业生产方式和企业组织范式发生根本性的变革。“我们以前的传统生产方式是流水线式的,从一个流水线到下面的流水线,再到下一个流水线;未来的生产模式已经打破了流水线,变成网络化生产方式,它的生产线已经从一个流水线变成一个柔性制造。”

展开全文

什么是柔性制造?徐晓兰解释,生产线上一个小时在生产手机,下一个小时可能就生产电冰箱或者洗衣机,这在原来的传统生产方式是不可能实现的。

“未来的生产模式,它的生产线是柔性定制,而柔性定制就需要一个广链接的、无线的网络来支撑,这种无线网络就是5G。这就是‘5G+工业互联网’怎么能够带动制造业发生根本性或颠覆性的变革。”她说。

徐晓兰认为,目前“5G+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场景主要是从传统生产线到柔性生产线的改变,它还有大有可为的空间。

具体而言,徐晓兰认为,未来“5G+工业互联网”的广阔空间还是要探索更多新的应用场景,真正把5G大带宽、低时延、高可靠的特性发挥出来。“因为我们现在看到更多的还是用了5G大带宽的特性,但低时延、高可靠的特性在工业场景中如何来跟工业互联网更深地融合、促进制造业的根本变革还需要不断探索。

活动展厅

我国“5G+工业互联网”还在起步阶段

在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产业室原主任史炜看来,“5G+工业互联网”本身是一个中长期的概念,目前我国的“5G+工业互联网”还处于起步阶段。

史炜明确,工业互联网和工业物联网是两个概念,先有工业物联网,工业物联网进一步延伸才是工业互联网。

“工业互联网实际上强调的是通过对机器的数字化改造来提高产业的生产能力和效率,5G本身最根本的特性也是基于工业或者是基于‘物’这个机器设备来实现最有效的海量数据传输。”史炜说,“5G+工业互联网”实际上是通过现在的ICT技术,把提取出的生产经营性的数据进行数据资源的组合交换控制,来实现整个产能的提高。

“现在传统制造业进行工业互联网改造时遇到的第一个瓶颈就是设备本身的瓶颈。”史炜表示,像三一重工、徐工、潍柴动力等企业之所以能够进行比较先进的工业物联网和比较深入的工业互联网,一个重要前提是他的机器设备和已有的生产线可以通过技术改造、设备改造增加一些相应的仪器仪表和一些机器的辅助设施,来达到工业设备和流水生产线的数据提取。“如果不能提取出数字,所有的工业互联网和物联网都是假的,这点一定要明确。”

史炜认为,现在很多企业在做工业互联网和物联网时存在很多困境,是因为机器设备不具备数字化改造的条件。“企业马上会考虑投资仪器仪表得花多少钱,改造生产线花多少钱,人工生产和机器生产之间的过渡花多少钱。”

因此,他认为目前不能搞一刀切,不要所有企业都搞工业互联网,可以有序地针对一些企业优先发展工业物联网,比如智慧矿山、智慧交通、智慧电力等,这些系统相对来说仪器仪表化的水平比较高,而且系统本身的网络架构也比较好,可以快速通过对这些系统的大规模改造,为下一步的工业制造提供基础。

“5G+工业互联网”在实际落地中还面临哪些问题?上海诺基亚贝尔客户运营首席技术官常疆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通信领域的公司如何站在未来垂直客户的角度,深入了解他的需求,抓住他的痛点,为他未来全要素全产业链的数字化重塑提供我们的建设,目前还是一个重点和难点。

“也就是说现在IT的技术我们是有了,5G几个主要的场景,包括像5G切片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OT(operational technology)的技术是我们需要去补足的短板。”常疆说,这当然不是一蹴而就的,因为各行各业之间的差异很大。

常疆表示,每个行业自从开始有这个行业至运营到今天,它积累了这么多运营的模型,这么长的产业链,这么长的价值链在运作,如何把它真正地数字化,能够体现数据的价值,能够给他在未来商业发展创造新的动能和新的商业模式,我觉得这是我们作为传统行业或者说通信企业需要去抓住、去克服的一个重点和难点。

每日经济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